2013-12-01

歹年冬厚肖郎

阿布小品樓下警衛先生訴苦著跟阿布同樓層的一位惡房客半夜發酒瘋,而屢遭其他房客投訴。他前往求證與處理之後,結果那惡房客後續小動作不斷,搞得他心情很不好。

阿布就想起十年前,阿布「逃」來這兒的往事。

2003年3月,阿布初到台北,租了個雅房在板橋,是個公寓的五樓。除了一間套房(估計原本是主臥,但被隔得很小間),另外還隔了四間雅房,共用一套衛浴與廚房。而阿布承租的雅房,估計原本是客廳,所以格局還算方正,也是最大間的。從新竹搬來兩個房間的東西,雖然拋棄了大半,還是把房間塞得滿滿滿。反正就是出門上班下班休息的地方,倒也安安穩穩地過了大半年。

真的是「歹年冬厚肖郎」,時序入冬,來了個怪房客。

阿布基於工作基於興趣,對網路倚賴很重,而且此時阿布仍維持著自己架設的伺服器,所以自己有申請一條ADSL電話線/網路線在使用著。可能是公寓老舊,也可能是房間格局改變,雖然外部是走配線箱,可是在房子裡是走牆角的明線。某個時間點之後,常常斷線,而且很明顯的是人為破壞。下班打開房門,瞄一眼數據機燈號,就得查查今天又哪被剪了,雖然一段線被剪得七零八落,也練就了一身查線與接線的好本領。

雖然明知道是誰幹的,可是苦無證據,所以只能好說歹說地進行道德勸說。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剪你的線?」這是阿布得到的回應。

阿布只好自己架設攝影機蒐證,那是很醒目的攝影機,比起蒐證阿布更想要的其實也只有嚇阻的效果,線就(暫時)安穩了。直到一天晚上,所有住客的電話線/網路線都不通了…查線的結果,整把線在配線箱裡被扯了下來,好個無差別通殺!只好直接請中華電信來處理了…這下大家也都知道是誰幹的了…可是一樣沒有實證,大家只能往肚裡吞…

直到一天半夜,阿布熬夜到很晚還在上網,房外一陣腳步聲走過,是怪房客,然後阿布的網路就斷了…阿布立即衝了出去…

『你別再動我的網路線了!』阿布喝斥著!

怪房客默默地走回了他的房間。半夜三更阿布不想擾人清夢,接上網路線後,也回房休息了。

一早醒來,看到數據機燈號又斷線了,心中一團火已經熊熊燃燒。但是因為趕著出門上班,拿著牙刷馬克杯前往盥洗。結果,正巧遇到怪房客悠哉地在廚房燒著水,阿布的理智瞬間斷線,直接把馬可杯往他頭上招呼,『叫你別動我的網路線!一直剪我的線是怎樣!』兩人開始扭打。但是對方是工地打零工的,身體十分精壯,阿布不是對手,反而被打得鼻青臉腫。

那天也上不了班了,後來去醫院驗傷,然後同事陪同去警局備案。

「你還是趕快搬家吧!」警察杯杯語重心長地勸告著。
「我們處理過一個租屋糾紛,惡房客就是賴著不走,房東也很頭大,搞了三年還搞不定!」
「既然是租屋,就趕快離開這個麻煩吧!」

最後給了阿布兩個市內電話,「有什麼狀況,直接撥這電話來分局!不用等110轉接!」

到了晚上,其他房客知道早上的事情之後,大家聚在一起聊了一會兒。

「那傢伙常半夜用瓦斯爐空燒水壺,我上回制止他,他說只是在取暖!」
「我上回把一條牙膏忘在浴室後來就不見了,後來在他門邊出現一道一道用牙膏畫的線條…」
「我門口常常有莫名的尿騷味…木板隔間的牆邊還滲著黃色液體進來…」
「我有聽到外頭乒乒乓乓,好像在打架,可是沒勇氣出來看怎麼回事~」
「你去告他!我們都可以幫你做證,是他先動手的!」(喂~這是作偽證吧~)

大夥兒你一言我一語地,阿布才知道原來怪房客還有這麼多詭異行徑…大家早心有不滿了…

『別跟瘋子講理。』這下更堅定阿布逃走的決心。

不過打從那天起,阿布驚恐地晚上睡覺都一手拿著一支行動電話,隨時可撥打的隨時警戒狀態。

公司的小老闆知道情況後,說不妨去他租屋處看一下,應該還有空房。那是個主要出租給學生的套房大樓,飯店式管理,當年剛落成開始招租。

『我可以今晚就睡這裡嗎?』房東太太一開始還當阿布在說笑,可是阿布是認真的。

當天阿布就簽訂了租約,回板橋帶了枕頭棉被盥洗用具,連夜逃到新莊來了。之後板橋租處大約還維持了一兩個月的租約,阿布下班就用機車把東西一點一點地往新莊慢慢搬。偶爾遇到其他的房客,大家聊聊近況。也才知道怪房客的行徑越來越誇張,除了屢勸不聽的空燒水壺與極盡變態的潑尿行為,還至少兩次破壞公寓樓下大門的鎖頭,害房東出面買單。

直到有一次,怪房客他破壞了大門鎖頭,讓裡頭的人要上班出不去,外頭的人剛下班也進不來…怪房客自己則是事不關己般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裡逍遙快活…其他房客找來了房東與鎖匠才把大門打開。不過這次大家終於忍無可忍,索性順便請鎖匠把怪房客的門也給開了,一時掃把棍棒齊飛,大家把怪房客揪出來給痛打一頓…後來怪房客還是躲進房間裡,又把自己反鎖在裡面。

更絕的是…這時鎖匠不曉得在看熱鬧還是怎樣,他還在現場!房東乾脆請鎖匠把房間喇叭鎖直接整個卸下,這才把怪房客嚇得拎著兩個黑色塑膠袋的家當夾著尾巴落荒而逃。大夥兒進到怪房客的房間,這才看到不只門邊有一道一道用牙膏畫的線條,房裡的牆上也都用牙膏畫滿著符咒般的詭異圖案…真的是遇上了如撒旦般的瘋子…



一晃眼,阿布「逃」到新莊這一住也住滿十年了,真快啊~不過這段惡鄰往事,可能一輩子都會記得吧!



0 回應 :

張貼留言

讓阿布知道你對這篇文章的想法吧!

 
本站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