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1

我要結婚了

阿布小品拖著連著兩天只睡不到三個小時的疲憊身軀,把自己甩在床上,正當入眠之際,手機響了。眼睛微開,瞄了一眼,用還殘留的意識,切掉,回撥,例行性的調情式開場白後,我開始呢喃般地交代著這兩天的疲憊…


『我週一凌晨都會例行性失眠,到四五點才睡著,七點就得起床根本沒睡多少…』
『因為週一上班所以週日都不安排什麼,或許也因為這樣所以不夠累,睡不著…』
『偏偏遇上這週二系統要上線,所以週一忙到特別晚…到了十一點半才回到家…』
『一點睡覺,四點起床,五點出門,在還人車稀少台北街頭飆車,六點到公司…』
『熬夜奮戰的廠商們中午就回去休息了,我後面卻還有會議行程直到晚上八點…』
『下午算教育訓練,讓我漸漸把注意力由撐住眼皮轉移到頭的擺盪別撞上桌子…』
『晚上會議在電話穿插的半夢半醒間度過…結束還得處理事情到九點多才離開…』

『咦!好像是妳找我的!抱歉抱歉…妳要跟我說什麼?』回過神發現自己話太多…

妳笑了一下,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

「我很認真,很認真,很認真,很認真的跟你說一件事…」



「我要結婚了…」



霎時間,我的眼睛從 ─_─ 變成了 ◎_◎


整個清醒


『不會吧…』
『不會吧…』

「幹嘛這麼驚訝!老娘是很差沒人要逆…」

『不是啊!我們上回通電話…好像才兩三天前啊!那時候的妳還是沒有對象的啊!』
『太快了吧!兩三天內!妳這閃電會不會閃太大了……』『對象是誰?對象是誰?』

拎北眼睛還是保持在◎_◎狀態…

『是那個前幾天抓著妳的手用偶像劇式閃爍著光芒愛意的眼睛盯著妳告白那個嗎?』
「怎麼可能!老娘沒被他嚇死就不錯了…」
『那是誰?那是誰?』『是前陣子那個已婚的藝術家…?』
「嗯!他決定跟他老婆分開…然後要我跟他結婚…我想想也沒啥不好…就答應了…」


空氣凝結,靜默


「你會來參加我的婚禮嗎…?」妳打破沉默,這麼地問著…


『日子定了喔?有沒有這麼快!今年不是孤鸞年嗎?』

「人家說只要不是閏的那個月是沒有影響的…」
「你會來參加我的婚禮嗎…?」妳仍不死心地持續問著…

『不會!』「為什麼…?」
『我沒參加過任何一個前女友的婚禮…妳不能例外…』
『因為……我想那樣的情境我會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但是我前女友嫁的都比我好…這點妳也不能例外…』妳笑著問我是什麼意思…
『因為,我都覺得她們嫁別人都比嫁我好…』
『所以我祝福妳…希望妳嫁的人也比我好…』

『妳媽知道了嗎?』
「我回來的時候她已經睡了,還來不及跟她說…你是我第一個分享的…有沒有很感動?」
『沒有…!太突然了!這不是閃電能形容的!這簡直是爆炸性的消息!』


「你是第一個知道的,這件事也只.有.你.一.個.人.會.知.道…」


眼睛的餘光瞄到了還開著的電視…十一點五十八分…
顧不得夜闌人靜…我從床上跳了起來…放聲地大叫…


『幹!四月一號!』


『小姐!妳這通電話太早打了啦!四月一號還沒到!還兩分鐘!』
「哪有哪有!我這邊的時間已經到了!」被識破的妳開始放聲大笑…

『妳的鐘壞了!』

『難怪常遲到!』

「怎樣怎樣!剛剛我好幾次差點笑場!現在總算可以放聲狂笑了…」
「我笑到飆淚了…怎麼辦…肚子好痛…」



『………愚人節快樂………』



也祝被這標題騙進來的各位看倌愚人節快樂…


後記
曾經,SC跟我說她要結婚了,那霎時間的痛,是痛到無法呼吸痛到心臟好像都停掉的那種痛,衝到外頭想抽根煙,卻發現手一直不止地狂抖,顧不得還在公司,眼淚不自主的一直掉一直掉…那種痛到今天想起來還餘悸猶存…也似乎從那刻起…對這種事我變得冷淡甚至是冷漠…

不過,這個點子讓我想到,或許四月一日是個告白的好時機,如果成功,那皆大歡喜,幸福快樂。如果不成功,還可以打哈哈說剛剛是騙妳的,開開玩笑,還很應景呢…雖然這樣聽起來很俗辣就是了…


0 回應 :

張貼留言

讓阿布知道你對這篇文章的想法吧!

 
本站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