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5

榮耀之役

阿布小品面試的時候,一個最八股的問題,大概就是,「在以往工作經歷中,有沒有讓你印象最深刻,最讓你驕傲與自豪的經驗,跟我們分享一下。」

『有的!』

此時的我嘴角總不經意的流露出笑容,眼睛閃耀著光芒,回憶一下子就到了那2004年的早春。

『但是我不能說…』經驗的理智,馬上提醒了我,得收起那段自豪的榮耀。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對那段過去認同而產生共鳴,尤其在台北中國城

雖然,在國高中時代,我就因為週記裡總愛寫一些講理念講改革反貪污反黑金的言論,在那樣的年代,想當然爾,三不五時就會被教官「請」去喝咖啡。所以,我也早早就認知與學習到尊重不同聲音的存在是一種民主的素養,而且,這應該是對等的尊重。但是,我從小被灌輸的大中國思想,卻一直懷抱著,直到大學三年級才被徹底打破。

還記得那門通識課程叫做「台灣近代政治史」,開宗明義的那句『台灣人對五千年來的中國史瞭若指掌,卻對近五十年的台灣史一無所知』,帶給了我無比的震撼。整學期的課程上下來猶如震撼教育,不過卻有一種茅塞頓開,如沐春風,通體舒暢的感覺,我才知道以往被灌輸的知識,被掩蔽的思想有多麼愚蠢。教授在課堂對「台獨」隻字未提,可是,多一分對這片土地的認識與認同,就會多一分對這土地的熱情與關懷。會知道我們今天享受的一切成果,實在得來不易。唯有能認同自己,才能得到別人的認同與尊重,也從此使我轉變成所謂的台獨基本教義派

曾幾何時,非常享受著下了班在政治版上跟人筆戰,構思佈局,誘敵深入,再來記釣野伏的樂趣。也曾幾何時,以為只要有理就能折服人心,默默地轉載著不同面相觀察事物,不激進卻很真實的文章,但是在與藍色朋友甚至是前女友的交流中,讓我對『象牙塔現象』印象深刻,因為往往得到的結果就是一句「並不是綠色的言論就代表中立」,她們卻似乎從沒想過「並不是中立的言論就代表綠色」而為反對而反對地排斥。有時候我會想,政治傾向或許跟星座血型一般,是一種人格個性上的差別而不是思想理念上的差別

那天,同事找上了我,說有人找他寫網站程式,但是依他的熟悉度以及時程的要求,他沒有太大的把握,聽說我之前是幹這個吃的,問我有沒有興趣接下這個案子。當我進一步了解這個案子的細節後,才知道業主是民進黨青年部發包給那個設計公司的。就像搞電子商務的,如果有為 PCHome 服務過,或是寫程式的為 Google 服務,人生如果有幸能參與到那樣的標竿巨擘一起開創歷史,那會是一段值得驕傲的榮耀。而寫網站程式的我,則以『2004年陳水扁總統官方競選網站程式設計』作為我最高的榮耀。

其實我們團隊是很有趣的,其實那兩個設計夥伴都是深藍的,其中一個的父親聽說是當年東北望族,家裡的土地廣大到騎馬跑個三天三夜還跑不出她家的土地,隨國民黨撤退到台灣後,後來還官拜將軍,退役之後跑去中國做顧問領著台灣人的納稅錢的終身俸享清福,另一個應該是國民黨洗腦教育下的深藍(基於尊重,我不會特別去過問別人信仰的形成),但是當時的民進黨青年部主任只因為欣賞他們的風格就請他們接下這個案子了。

加上因緣際會找到的我,就這樣,三個人一起參與了這段歷史,這場在我們的人生中應該會記得一輩子的戰役。曾經,在數年之後,我們聊起了這段過去,嘴角總不經意的流露出笑容,眼睛閃耀著光芒,回憶一下子就到了那2004年早春,在我們的人生中還有這段足以跟子子孫孫說嘴的回憶,心中感謝著上天所給予的機會。

或許,後來的一些事讓這個榮耀蒙上了塵,對於歷史的參與,它仍是我可以覺得此生別無所求的榮耀之役!


後記:
因為這樣的經歷,所以2006年紅衫軍亂台的時候,我被同事們當作指標,天天拱著我要去「倒扁」。我總說,反貪腐的戰場應該是在立法院不在街頭上,要爭取的是把陽光法案,廉政機構那些制度建立起來,而不是隨著個人好惡或甚至是恩怨而隨之起舞瞎起鬨喊的口號。

而2008年的政黨輪替,成天上演著鋪天蓋地的,一方面被作為遮掩無能的工具的政治追殺之際,許多的前同事一樣關注著我是不是會出來罵。對此,綠營朋友們感到的痛心與失望,我能體會。但是,回過頭來看,在當年的那個時間點,那樣的選擇仍是最佳的。因為如果是兩代公務員可以有億萬身價的爺爺勝利的話,或許會有更多給錢的長輩冒出來也說不定。

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可以認同不合法的行為,跟罪有應得而被利用被撲殺的扁比起來,對本土政權的傷害與污名化,才真正令人憂心…誠如一位深藍貴族朋友跟我聊到的,其實在深藍貴族圈中,認為阿扁會出事不是因為他太笨就是因為分贓不均,他們那些貴族公子哥,狗屁倒灶的事情更多更黑更大也不見有事,瞧著他的得意我也只能苦笑…

0 回應 :

張貼留言

讓阿布知道你對這篇文章的想法吧!

 
本站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