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1

我的九二一

阿布小品我入伍新訓的時候,氣候大概是像現在這個時節,白天小熱,但是晚上溫度掉挺多。雖然不蓋被子有點小冷,但是,必須疊得像豆腐乾的棉被,拉角捏線,加上起床後的盥洗的匆忙,總讓動作稍嫌溫吞的笨兵壓力很大,是的,我在說我自己。晚上總不願意將棉被全部打開,在不破壞它整體結構的大前提下,只憑藉打開一個小角落瑟縮著取暖,及矇混班長的巡夜檢查。

一同睡上舖的鄰兵倒是乾脆地每晚都將棉被拉開,不過,他總得提前起床疊棉被,那魁梧的身軀對小棉被又壓又捏而導致整個上舖鐵架隨之嘎茲嘎茲作響,每每起床號前我就會被他的這陣「床震」給搖醒。(那些腦中連結到奇怪畫面的,自己去旁邊懺悔一下…好吧…我也在說我…寫完這段敘事熊熊覺得有點邪惡…)


『老鼠!你不是才去當兵?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我看到老鼠被理了個光頭三分頭站在我面前時著實嚇了一跳…
「沒啊…就太瘦…被驗退了…」
『是喔!你體位是啥啊?丙嗎?』
「沒哩…喔…」
『靠…甲乙丙……丁………………哇~感覺比丙還屌很多!!』
「沒啦…那代表我明年還得再去一次…」阿是有沒有這麼慘~

當年的時空背景是,一九九九年,台灣大幅裁減兵員的那個年代…
而我,則隨著網路第一次泡沫化之前的風起雲湧,還沒畢業的前半年就開始接案子寫案子了…
跟老鼠體型相似的我,心裡卻開始默默盤算了起來…我可一點也不想在這衝刺的當口去當兵…

無奈當年,身高體重這個項目,是一定要進去被理個大光頭,複檢之後才有得驗退的,所以我還是得乖乖的入伍。力行減重之後,接到兵單,驗收成果的時刻到了…我在北部處理事情忙到入伍前一天才返鄉準備,不過老媽的體重計挺怪的,量出來就是多那麼一點,似乎有那種刻意把時鐘調快個十分鐘讓自己有緊張感而敦促自己守時的效果一般,害我在家裡的這一晚睡得不是挺安穩。

入伍體檢時,身高體重那關的瞎兵竟然沒有發現異狀,反倒是到了視力那關,才被守關的兵拉去身高體重那關,說道「這傢伙一看就知道太瘦,你們怎麼不讓他複檢?」才在我的體檢表上蓋上複檢的印章,嗯!檢查視力的傢伙果然視力比較好!多虧有他!可獲頒「貴人卡」一張。

在新訓中心的生活,雖然稱不上吃好睡好,但是總是比我入伍前接案子寫案子的 SOHO 族生活,日夜顛倒的作息,沒日沒夜地工作要規律許多,所以,總擔心著體重開始微幅的「恢復」會影響到複檢的結果。幾天之後,終於要帶去軍醫院做複檢了。

先解釋下身高體重的限制公式,它是用「體重公斤/身高米平方」所得到的數字來做判定的依據。計算出來的數值高過某個數字,就是過胖,相反地,數值低於某個數值則是過瘦。以我的目標來說,我要想辦法把公式數值變得越小越好,而那些胖阿兵哥們當然就是想辦法把公式數值做大嚕。在目標明確的情況下,到了軍醫院,就開始各懷鬼胎了,像我,就在等待的時間中在廁所裡拼命努力想擠點東西出去,雖然下達了禁食令,胖阿兵哥們還是想盡辦法往肚裡多裝點水。

懷著忐忑的心,輪到我複檢了。人生大概沒有其它量身高體重的時間點會對你的人生產生決定性的影響了吧!令我吶悶的是,為啥那位軍醫師老叫我挺高點挺高點!後來我才明白,身高是分母,對我來說,我會希望它越大我除出來的數字才能越小;但是對比例上佔絕大多數的胖阿兵哥們來說,他們當然希望分母越小除出來的數字對他們越有利,所以總是在量身高時刻意偷偷縮一下。所以,軍醫師總習慣性的叫阿兵哥們挺直些,包含我在內。複檢完,我也解除了對自己的限制,開始大吃特吃,百無禁忌,可是,新訓中心實在也沒啥東西可以讓你好好大吃特吃的,不過就是多啃幾個饅頭吧!

那時候最幸福的時候,就是排著長長的隊伍等著打電話給女友DV吧!不過,我當時總劈頭就問我的狗狗過得好不好,而不是先問DV過得好不好,讓DV十分的吃味。這件事情一直到跟DV分手數年後還被拿出來抱怨著。

懇親會也是一整個挺有趣的情景,我老媽會在家裡幫我把客戶來信收下來,幫我把筆記型電腦帶來給我離線回完信之後,再讓她帶回去上網發信…真是整個懇親的感覺都沒有…雖然我老爹說我因為生活規律所以氣色好很多,叫我乾脆好好當兵算了…其實,那時候的軍團司令,他老弟是天天跟我老爹吃早餐的,感情超好的,所以要是我願意當兵,應該也不會被虧待到…只是我當時哪能容許那樣的耽擱…


就這樣,我算是在新訓中心度了約莫兩週的假,時間來到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凌晨。

【嘎茲嘎茲~嘎茲嘎茲~】

『搞屁!感覺還沒睡多久~望向外頭也都還是整個黑濛濛的一片~』
『我那身材魁梧的鄰兵幹嘛半夜三更不睡覺就在那疊棉被!!??』

心裡頭狐疑了一下,但是沒多久又昏昏睡去。

晨間,就被告知,通知家人,我們驗退的,中午就能被放出去了。
中午,軍中一條龍社會像條蟲的長官們,開始巴結地招待著我們吃著便當,悠閒地看著電視新聞報導,這才知道,原來昨晚那陣嘎茲嘎茲的晃動並不是鄰兵在疊棉被,而是發生了死傷慘重的九二一大地震。

就這樣,半夜搖一搖,中午就被放出來了,從這時起,開始了我人生新的里程碑。
學歷文憑,其實是給家裡栽培多年的一個交待。
從退伍那天開始,才正式是我自己規劃的人生。



這就是我的九二一,個人紀念日的由來。



後記:
拉拉雜雜寫了一堆當初的回憶,想想,我也不曾把這段過去用文字記述。「你看起來很健康,為什麼沒有當兵?」每每被問及這個問題,抑或是九二一紀念日的由來,這段鄰兵疊棉被的故事就這樣三不五時就得拿出來講一遍。

後來,我獲得的是丙等體位的判定,成了教召也不用的國民兵。可見當時是減到多恐怖的輕,是看著現在挺著大肚楠的我很難想像的吧…其實,問我後不後悔當初做這樣的抉擇,我會說,我情願當初選擇的是當兵…就像當你的同學都在聽搖滾樂的年代,你不感興趣,後來回憶起來,總覺得年輕時就是少那麼一塊可供共鳴的共同記憶…是的…這也是在講我…

0 回應 :

張貼留言

讓阿布知道你對這篇文章的想法吧!

 
本站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